社会进步靠共识忌撕裂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30浏览次数:

  最近,一则敏感的上海人口数据引起多方关注。根据公安及工商部门的最新统计显示,上海外来人员已突破1100万人,闵行、嘉定、松江、奉贤、青浦等5个区的来沪人员比重超过50%,郊区人口出现人口“倒挂”现象。对于上海而言,这可谓是对“海纳百川”的最好诠释,也是对“排外标签”的有力回击。

  大规模的人口流动迁移,是中国当前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最为显著的人口现象之一。城市人口出现“倒挂”,其直接原因是城乡人口的单向流动,根本原因则是区域间经济发展水平、资源配置、政策倾向等多方面缺乏均衡的差异鸿沟。

  改革开放初期,沉重的户籍枷锁曾一度禁锢国人的迁徙自由,通过经济体制改革,中国人口流动常态化,整个社会活力由此也被全部激发。不过,人口倒挂造成地区人口的复杂构成,也给当地的社会管理尤其治安状况带来巨大挑战。就上海而言,线下的矛盾和分歧,还使得沪上网络会经常性出现“你说我蝗虫,我说你排外”的地域之争。

  有网民分析,在人口倒挂的地方,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本来各取所需,往往成为当地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原因。但是,人口倒挂与环境脏乱、治安无序等问题之间存在着正相关,必须正确引导。

  法律工作者刘英团指出:外来人口不是病毒,一些大城市的人口“超载”,并不是外来人口本身的过错。尽管大量的人员都挤到某个大城市,从整体上是一种不尽合理的现象,但具体到个体,却未必不是一种理性的选择。

  社会发展不能走回头路,《新华日报》提出,因地制宜,区别“导入”:一是通过经济和行政手段,适当限制大城市人口的无限流入;同时,适当分流高度集中的大城市社会资源,引导制造业集聚区产业转移,着力发展中等城市和小城镇的人口吸纳力,通过政策引导,促进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避免过度集中到大城市。

  “堵疏结合,以疏为主”,不失为一种对待人口“倒挂”的科学、理性之举。yy频道马甲公告设计,毕竟,户籍制度的革新来之不易,经济社会发展最忌讳陷入画地为牢、条块分割的状态。原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求是》杂志上有文讨论,在人口流动中,“低收入人群往往形成新的城市贫困人口,受到歧视和排斥。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文化习俗、宗教信仰等方面与流入地居民有较大差异,社会融合状况值得关注”。

  在网络时代,网言网语也是现实社会的情绪写照。人口倒挂,带来的是思想观念、文化习俗的大汇流:尽管有上海网友揶揄太多的外来人口让“国际化大都市”成了“国际化大农村”,同样也不能忽视类似沪上网友“DOUEI馧”的理性呼吁——“不偏见不歧视”,“待客以诚,做客有礼”。

  流动人口管理是世界性难题,理应更多地听取民声。《中国经济时报》总结底特律衰败教训时曾启示:中国的城市要想长久繁荣,必须解决好族群融合问题,尤其要解决好流动人口问题。

  在这一原则下,要消化人口“倒挂”负面影响,务须实现“社会权力平等基础上的真正的群体融合”,而这也是推进城镇化、实现人口合理布局及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必然选择。

  近日,上海在建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完成最顶端的塔冠结构,成功攀上632米高度,与金茂大厦和环球金融中心鼎立上海滩,刷新沪上天际线。在“上海中心”设计者美国人司马朔看来,“这三幢摩天大楼分别象征着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俨然成为中国“耸立的华尔街”。

  在“上海中心”建设初期,《环球时报》彼时有“单仁平”文章力挺:上海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龙头,它的特殊经济聚合力是其他地方不能比的。上海迄今建的摩天大厦几乎都成功了,这预示了“上海中心”成功的概率很高。越高的地方,就意味着越广的视野,需要越长远的盘算。多做一些应对风险的准备,这是上海,也是整个中国经济应当有的稳健和成熟。

  通常,摩天大楼被视为经济繁荣的象征,但有时候,也有人将之视为“经济怪像”。根据经济衰退或股市萧条往往发生在新高楼落成前后的现象,经济学家安德鲁?劳伦斯提出了“摩天大楼指数”理论。他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大型工程的兴建、过度投资引起的泡沫,摩天大楼的完工,往往成为经济转变的标志性事件—预示经济危机的到来。

  “劳伦斯定律”与“上海中心”尚无关联。需要了解的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还存在某些与中国国情有所冲突的“建筑累赘”,原本值得骄傲和庆贺的地标建筑,也屡屡出现质疑之声。

  《羊城晚报》解读:一个世纪前,人们建摩天大楼主要是展示工业革命的成果,尤其是钢铁及其相关建筑工艺的应用,这是科技进步的表现。现在的摩天大楼,基本上没有什么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创新,只是高度的不断增高。加之摩天大楼建筑和管理成本高,耗能大,污染重,安全性差,世界发达国家不再热衷建“第一高楼”。

  中国的“高楼热”确实有据可查。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5月底,已落成超高层建筑中,中国最多,有25栋,比排名第二的美国多出11栋。在建(已施工)的超高层建筑中,中国有78栋,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之和仅47栋。到2020年,中国拥有的摩天大楼数量将是美国的2.3倍。

  过去,中国的摩天大楼主要在一线城市,现在,二线城市和三线城市也兴起了摩天大楼热。2013年,《人民日报》文章《我们需要这么多“第一高楼”吗?》曾狠批地方政府领导虚荣心作怪,拍脑袋造新城,一到晚上便成为鬼城,并指出,有的城市建“第一高楼”是虚妄的向往。

  虽然一位德国人曾说过,“宏伟的建筑是消除我们民族自卑感的一剂良药。任何人都不能只靠空话来领导一个民族走出自卑。他必须能建造一些能让民众感到自豪的东西,那便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建筑。这并不是在炫耀,泾县一村官贪污挪用危房改造资金获刑,而是给一个国家以自信。”

  但对于高楼竞赛,中国社会舆论态度还是偏于谨慎和敏感。有网友说,“摩天大楼是一种城市财富象征与精神符号”,但是,“现代化内涵不是楼宇高度的提高,而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

  日前,一场黄浦江上的烟火创作表演在舆论圈掀起不小漩涡。8日下午,沪上网友纷纷发博称,“黄浦江畔升腾巨大的绿色和白色烟柱”,图文并茂引起一阵恐慌。同样“吓了一跳”的,还有“@警民直通车-上海”(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该博在咨询巡逻民警后紧急通报,这其实是某艺术家在国内首件“白日烟彩”烟火创作表演,大约持续10分钟,产生了大量烟雾。

  @头条新闻(新浪新闻中心)第一时间扩散真相,可这一说法并未完全说服民众。网友“桑上鳲鸠”连抛系列问号——“搞这种艺术,问过上海人民同意了吗?会引起的恐慌想过了吗?哪个领导批的?符合哪个标准?”

  虚惊一场之后,网友“白秘书”恍然大悟:原来是做过北京奥运会烟火表演的艺术家蔡国强的焰火表演作品。如果提前获知,会感叹美丽纷繁;现在突然袭击,却造成微博上不明就里网友无端恐慌。不知这种大型表演事先有无报备警方,若早知如此大声势,是否该先周知市民,以免误会?

  在国外备受赞誉的艺术创造,却遭遇国内市民的吐槽和投诉,这种转变,恐怕不单纯是国民艺术修养不足的问题。尽管有关部门强调,“白天焰火”所用彩烟均符合环保标准,还是有市民心有余悸,称这是“视觉、空气双重污染”,也有市民质疑:“黄浦江是上海地标之一,在这里进行小众化的行为艺术,是否值得商榷?” 网友“高源0611”斥责:即使并不会真的明显影响空气质量,这种强加于人避无可避的景观也不是艺术而是权力表演。

  《新民晚报》认为,戏剧性的冲突背后,折射的不仅是大众对行为艺术的不理解,还有对相关部门“提前告示”的希望——今后在举行类似活动前,有关部门能否提前告知周边居民,避免产生不必要的恐慌和误会。《东方早报》则建议,“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娴熟的进程操作以及高效的收尾工作,是一个文化艺术活动减少甚至消除扰民的法宝”。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香港挂牌| 香港天下彩开奖| 创富正版彩图图库中心| 正版管l家婆彩图大全| 管家婆平特一肖资料| 财神爷高手论坛网址| 今期六合的号码| 香港马会会员资料| 六合神灯高手论坛| 聚宝盆高手联盟新手论坛|